【阿戴尔/授权翻译】High Up North(1)

半AU,阿里是球员,呆鹅是大学生

作者:penalteaze

原文地址: 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3141584

授权:↓↓↓


话说我们的头像连起来看像不像登宝在给砍砍拍照

这篇是个超级超级甜的小甜饼,简直纯爱电影,翻得超开心ლ(′▽`ლ)

有点长,分三次发,喜欢记得给原作者打个call(点kudos)

后续(2)(3)


***


 我很高兴租借加盟米德尔斯堡,迫不及待地想和大家一起踢球了。

Dele读出这些话,大概是他自己说的吧,他情不自禁地苦笑起来。

很高兴。怎么可能,谁会真的想去米德尔斯堡踢球?至少他不想。

是的,他现在很可能经常在一队首发了(英冠),而且这对他的成长有利,是吧。但是这一切不是他想要的。他知道被Pochettino租出去意味着什么。现在还是不要担心太多了。

Dele是个伦敦男孩,这个国家他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利物浦了,还是去那里踢客场雨战,每次去他都恨透那地方了。现在他不得不离开他的朋友,他的家,去挽救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真正成功的职业生涯。

他必须在和Julian解决他们的事情之前离开他了。好吧,Dele知道发生了什么,Julian也知道,但是他们没有再说这个了。 当他回想起最后一次交流时, 他不寒而栗。

“所以你会走整整一年?”Julian问,咬住下唇,尽量不看Dele的眼睛。

“是,除非他们惦记我,不过我还是会回来看看。”

“真糟糕,Dele,真的很糟糕。”

“我知道……但是,就像他们说的,”他开始瞎编,“这是现在唯一可以挽救我的职业生涯的事情了。 都还没有开始,就要抢救了,哈。”他不期望Julian心疼他,他不明白,永远不会。

“呃,那这对我们来说—— ”Julian停下来思考,然后补充说,“意味着什么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一年很长。”

Dele知道Julian想说什么,他不喜欢,但不会告诉他。 “没关系,很多人都会碰上这事的。”

Julian没有回答,Dele知道Julian是在责怪他,Julian并不想碰上这事的。再说了,Julian只是不明白。也许这是他们几个月来一直陷入困境的原因之一。

“等我回来再看看怎么样吧,”Dele小心翼翼地说道,更像是在提问。

“好的,”Julian答应了。Dele感到心理涌起一阵嫉妒,不该有的嫉妒,Julian不属于他。

他的男朋友几乎没有抬头,他凑上前一些,抚摸着Dele的脸颊,他的抚触比接吻还要亲昵。“保重,Del.”

Dele深深地明白,这不仅仅是一句告别那么简单。他接受了。

 

***

 

所以在这里,他穿着一套不是热刺的训练装,四周都是不认识的球员。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他他上个赛季踢的有多差。

他想回家。

 

***

 

他坐在有人为他安顿好的公寓里,黑色的皮沙发上。在下雨。他关上灯,过去的二十分钟,Dele一直在来回解锁又锁定他的手机。

他在想他是不是应该发短信给Julian。他想告诉他,他想他,他不希望他们就这么结束了,他很抱歉,很大程度上是为自己感到抱歉。

最后,他决定给他发短信,他需要向人倾诉,需要告诉别人这一切是多么糟糕。

 

安全抵达北方,希望考试顺利,想你。

 

然后,他回来打开手机,当他看到Julian已经读了他的信息却没有回答时,失望的感觉一点点蔓延开来。

剩下的夜晚也没有变得好过起来。九点钟,他发现自己坐在沙发上,电视里放着一部关于野生动物的纪录片,而他仍然盯着他的手机。 Winksy 给他发了短信,他不想承认当他看到只是Winksy时他有点失望。 他随便回复了一下,十点钟就去睡觉了。

 

***


 早上十一点,他突然意识到, Julian不会回他的消息了。“等我回来再看看怎么样吧”——他们没法知道了。 当他第几百次去看自己发送出的消息时,Julian的头像已经消失了。他拉黑了他。天啊这种事为什么会让他那么难受。

他坐在更衣室的长凳上,尽量不让自己哭出来。当他愤怒地把手机塞回包里时,旁边的人转过身来。

“坏消息吗?”他同情地问道。 他有着金色的头发,蓝眼睛,看起来挺友好。不过Dele还是感觉自己被盯着看了。

他耸耸肩。

“我是Patrick ,”男孩介绍自己,伸出手和Dele握了下。

“Dele,”他微笑着回答。 他没有聊天的心情,根本没有。

“你来自米尔顿凯恩斯,对吧?”他问。

Dele点头作为答复。

“我在那踢了几个月,不过是你没在的时候。”

Patrick 看起来不错,而Dele感觉自己凉得要命,所以他决定至少努力努力振作一下。“噢,现在我们都在这,”他笑着说,“一定是命运。”他一直擅长假笑。

Patrick 把他介绍给了队长Ben。 他和他们俩一起吃了午饭,尽管他满脑子想的都是Julian,但他不能否认他们人很好。 当然,他们不是 Winksy 或Sonny或Harry,但他们很好。

 

***

 

训练比预期的要困难得多,下雨了,他的心思也不在球场上。他越是认为这可能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,他就踢得越差,至少这就是Dele的感觉。

其他人似乎都比他更快,更好,更强。真是荒唐,他可是个英超球员啊,他得更好才行。但他不行。

几个星期过去了,白昼越来越短,天黑得越来越早,Dele感到孤单。 有时候他会和Patrick 和Ben出去,有时候他会叫上热刺的朋友,但是通常他们很忙,准备踢欧洲冠军联赛,或者是被教练抓着加训。

他才踢了几场比赛,几次替补出场,但除了唯一的一个进球以外,他没有任何表现。

也许他只是不够好。

 

***

 

当然,他们会在足总杯比赛里对上热刺。一开始他并不想来,反正他也踢不上,但Garry Monk觉得还是把他带来比较好,所以他就来了伦敦,和Patrick 住在一间客房里。

 

Dele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天会到来,但他一秒都不想再呆在伦敦了,离Julian太近了,近得让人心碎。

他望着酒店的窗户,一边看着雨滴打在玻璃上,一边咬着嘴唇。

他看起来一定特别惨特别可怜,因为Patrick 坐到了他旁边,脸颊红润,脸上还带着同情的笑容。 “想谈谈吗?”

Dele再次看着雨,他觉得很平静。 “嗯?”

“那个,看得出来有什么事情让你很烦恼啊,能告诉我怎么了吗,或者你自己缓缓。 虽然这样说挺不合适的,但是你来到我们这里以后,一直看起来很惨的样子。”

这样说真的很不合适,Dele想。 他想发火,摔门而出,不再和Patrick 讲话,但是他心里有一个小人一直在等别人问他怎么了。他需要倾诉。他耸耸肩。“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“是的,当然,”Patrick 也不太高兴地白了他一眼,站起身来,挪回到自己的床上,“当你决定说出来的时候,我会准备好听的。”

Dele没有反应,只是一直眼神放空。 他不能告诉Patrick,他现在的感觉有多难受,因为他的生命之爱已经无视了他,这都是他自己的错。他不应该选择足球,足球不像Julian那样爱他,尽管如此,Dele还是比以前更热爱足球。 当别人不爱他时,足球就在那里,是他的栖身之所。除非连足球也不要他了。

晚些时候Dele转向了Patrick ,他正在笔记本电脑上看什么东西。 “我的……女朋友,和我分手了。”感觉不对。那个词使他的心一揪,但是这么说更好。至少现在是这样。

Dele并不以自己的取向为耻,但他知道有时候最好闭嘴。

Patrick坐起来看着他,眼睛里写满了同情。 Dele讨厌同情,他不想要人可怜他。 “哦,对不起,伙计。”

Dele耸耸肩。“还好,还不是最惨的事情。”这也是他经常用来骗自己的话,想着只要他经常重复一遍,它就会变成现实。

“所以你分手是因为你转来这儿了?

“是的。”他不确定。 也许Julian只是等了一个机会来打破僵局,毕竟他已经对Dele的隐瞒感到不开心了一段时间了。Dele说了出来。但它仍然让人痛苦。

“那是什么时候? 两个月前?”

Dele点头。

“我能体会到分手的难受,Dele,但你应该向前看。”Patrick 倾向于直白说事,有时很讨厌,但在这种情况下,Dele需要残酷的实话。

“我……我只是觉得孤独得要死。”

“嗯,但你不是。 Ben和我,我们是你的朋友,其他人也是,我很确定你在伦敦还有很多朋友。 也许你应该把精力集中在那些让你快乐的人身上,而不是她。”

真烦,他说得有道理。 “我想你没错。”

Patrick笑了,“我不是,我知道我在说什么。”

“对不起啊,我这个样子……”

“我明白了,别担心。 你需要的是振作起来。“

Dele皱眉,“你在想什么?

“别那个表情,Dele,”Patrick笑着说,“等我们回去,我们就带你出去玩儿,我会跟Ben讲的。”

“我还没……”

“不准拒绝!你会来和我们一起玩的。”

几个月来,第一次Dele感觉没那么糟糕了。 是的,他还在难过,但他并不孤单。Patrick是个好人。

 

***

 

“我们总是来这里,”Patrick解释说,同时打开酒吧的门,“东西很好吃,也不是太贵”。

Dele点头的同时也有点困惑,他们好像也不需要省饭钱吧。

“我们经常和几位上学时的朋友见面,”Ben告诉他,“他们在这边读书。”

“啊,好的,”Dele回答道,一边环顾酒吧。 场地不是很大,很舒适,灯光朦胧,电视上还放着足球比赛。

Patrick带领他们走到里面,从门口看不到的桌子旁边,Dele看到三个已经在那里的家伙。 其中一个高个子的金发男孩似乎刚刚开了一个玩笑,另外两个人在笑。 当他笑起来的时候,那双碧蓝的眼睛弯弯的。

“你终于想好要来啦?”其他两个男孩之一问,而Dele仍然在看那个金发男孩。

“是啊,对不起,”Patrick一边露出平日的笑容,一边解释说,“Dele出发前换了大概20套衣服。”他指着Dele的套衫,转过身来。“伦敦男孩!”

“闭嘴,”Dele笑着回答,然后看着他们三人。“很高兴认识你,我是Dele。”

金发碧眼的男孩对他微笑,蓝色的眼睛闪烁着。“我是Eric,”他说道,并且向边上挤了挤,为Dele和Ben腾出空间。

Dele坐在他旁边,也微笑着。

“我是John,”Eric旁边的棕发男孩说。

“我是Oliver,”最后一位,头发也是深色的男孩补充说。

“我要被挤下来了,伙计们,你们可以稍微动一下吗?”Ben笑着问道,所以Dele向Eric的方向挪了挪,直到他们的大腿碰到一起。 感觉很好。 Dele忽略掉它。

“所以告诉我们,”Eric问道,转过身来,“你怎么和这两个人交上朋友的?”

Dele咧嘴笑,“别人花钱雇我看着点他们,好让人家清净清净。”

“他妈的,Del,”Patrick叫道,但他笑了起来。

Dele耸耸肩,“你知道这是唯一的原因。”

“是的,当然是,”Ben装笑点点头,“也有可能是反过来?”

Dele这个晚上过得比他想象中开心。 Ben的朋友很好,喝了几杯啤酒后也没发疯什么的,其他三人一直都保持清醒。 他几乎一直都在跟Eric说话。Eric和Ben从小就是朋友,学习心理学,喜欢棋类游戏。

Dele喜欢他。 在晚上回去的时候,他已经开始期待有一天再见到他了。

 

***

 

“Dele! 嗨!”

Dele转过身来,看到Eric微微脸红地向他走过来,忍不住冲他微笑。 “嗨,”他轻笑道,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“和几个朋友在一起,我们在图书馆呆得够多了。”Eric解释道,指了指身后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,“你呢?

“有点事,主要还是给住的地方买点东西。”

“哦,发现了什么?”Eric兴奋的笑着问道。

“也不是真的有事,”Dele笑道,“我也不知道我想买什么。”

“足球运动员有钱,还不知道该怎么花。”Eric眨眨眼,Dele并不像往常那样感到愤怒或恼火。

“是啊。 有人嫉妒,”他回答。

“对啊!”Eric笑了。 他的眼睛几乎笑眯在一起,看起来很……可爱? 他的整个脸上都洋溢着笑容,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那对碧蓝的眼睛闪烁着快乐。 他很漂亮。

“Eric Dier,你被我看穿啦。”

“我想,”Eric解释道,然后看了看他似乎有点等不耐烦的朋友。 Eric回头看看Dele。 “好吧,无论如何,我们得走了,但是我们可以什么时候一起出去玩!”

“好啊,好啊,”Dele笑着回答,他真的这么想。他想和Eric一起出去玩。

“呃,我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都有很多考试,考完之后呢? 我可以给你发短信?”

“听起来不错。”

“完美,”Eric递给他电话,当他们的手触碰到时,他羞涩地笑了起来,“存一下你的电话号码,我会给你发短信。”

Dele照做了之后咧嘴一笑,“祝你考试好运,Eric。

“谢谢,”Eric带着Dele见过的最灿烂的笑容回答,轻柔地按了下Dele的手臂,转身走远。

Dele看着他,直到他再也看不到那头金发。 他傻笑着,知道自己看起来肯定很奇怪,但他并不在意。


评论(2)
热度(12)
 

© 意大利科学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