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阿戴尔/授权翻译】High Up North(2)

半AU,阿里是球员,呆鹅是大学生

作者:penalteaze

原文地址: 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3141584

甜到我牙疼。

 前文(1)后续(3)


***

 

晚上,一个人吃晚饭的时候,Dele收到了一条消息。

E:今天真高兴,对不起,我不得不提前走了。 Eric

Dele将号码存到他的手机里,笑了起来。他不记得见过哪个像Eric一样彬彬有礼的人。好可爱啊。

D:没事没事:)但是你不应该学习吗?

E:别说了://集中不了注意力,我饿,学那些人脑什么的学烦了

D:可以理解……放松一下吧!

E:有什么想法?

D:你比我更熟悉这个小镇。但是你应该吃点东西

E:你忙吗?

D:不忙

E:想和我一起去Nando’s 吗?

 

***

 

“晚餐很棒耶,”Eric说道,把门打开让Dele走出来。

“是的,出于某种原因,这里的味道更好。”

Eric笑了。 “对于一名球员来讲,你胃口很健康。”

“嫉妒了?”Dele轻声问道,上下看着Eric。 他看起来很完美,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。 强壮的,线条清晰的大腿,宽阔的肩膀。

“你呢?”Eric也回报以同样的神情和笑声。

“我是个帅哥,Eric,”Dele回答,自己也忍不住笑了。

“当然,”他回答,拉上外套。晚上很冷。“你住在哪里?”

Dele告诉他他住的地址。

“啊,那就顺路啊,我陪你回去吧。”

“你不用……”

“但是我想,”Eric微笑着解释道,“反正要多运动运动。”

“好的,”Dele回答,然后他们开始散起步来。

Eric跟着他,有一段时间,他们只是看着黑夜里路过的几辆车,然后Eric清了清喉咙。 “所以......Ben说你有点失恋......”

Eric问的时候,Dele的面部表情僵住了。 “我不想再提了。”

他想知道是不是米德尔斯堡的水导致这里的人总是乱问问题。

“我明白了,真是太糟糕了,”过了一会,Eric说道,“我……我的男朋友,他忘记了‘彼此的唯一’是什么意思,”他苦笑着解释说,“挺可怕的,那段时间我要靠其他人把我拖出来,我不想见任何人,”他深吸一口气,“但会好起来的。 你会忘记她,你会发现一个人会让你忘记她曾经存在过。”

Dele听他说,很长时间没有回答。 然后他也清了清嗓子,组织着语言。 他知道让Eric等这么久是不公平的。 他微笑着看着他。 “说实话,那是他的损失。你那么好。”

Eric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,“是的,他的损失。”他回以Dele微笑:“很快你也能这么想你的前任了。”

“现在我还不觉得这一天会很快来...”

“我知道失恋很残酷,Dele,但说实话,会好起来的。”

Dele并不是很确信,他感觉Julian已经夺走了他一部分心魂,而且不想再还给他。 他为自己生气而生气,他向Julian敞开自己,想着和他在一起就能很开心。然后他搞砸了。

他耸耸肩。

“相信我,”Eric坚定地说,“如果你需要有人倾听,我就在这里。”

 

***

 

“这是我的宠物,”Eric一边留意着一边解释道,“爱他们,但他们是有史以来训练最差的狗——CISCO!回来!”他抱歉地笑了起来,跑出去追赶金色的拉布拉多。

Dele笑着跟着他,轻松赶上了Eric。 “他们很可爱。 我喜欢狗。”

“是吗? 我也爱他们,但是,”他停下来拴好Cisco,“他们每次都会强迫我好好锻炼一会。”

Dele笑了笑,“我家的狗总是去冒险,他最好的朋友是我们的邻居家的猫。”

“噢,好可爱,”Eric笑了笑,“他叫什么名字?

“Hugo,”Dele回答,叹了一口气,“我想他……”他拉下针织衫的袖子,遮住双手,气温已经越来越低了。

“我明白,我也会想念这两个小混蛋。 如果你喜欢——我的意思是,我们可以一起多遛遛他们?”

Dele看着Eric。 他似乎有点不太确定,他的脸颊比平时更红了一点。 “我很喜欢,”他笑着回答。

“是吗? 太好了!“他清了清嗓子说,”我的意思是……有人在走路的时候说说话真好。”他脸红了。

“我也觉得会很有意思,”Dele笑道。 “只要不下雨,”他眨了眨眼。

“呃,这我不能保证,”Eric回答,“毕竟我们在米德尔斯堡。”

“我知道我知道。冬天快到了,”Dele低声说道,“现在已经很冷了,真的到了冬天会冷成什么样?”

“你冷吗?”Eric看着他问道,有点担心,“戴我的围巾吧。”

“不,不,没关系! 我不想你冻着了,我冻一下没事,”Dele赶紧答道。

“别担心我,”Eric说道,递给他一条蓬松的围巾,“我不容易感冒。”他笑着说:“我可不是伦敦男孩。

“嘿!”Dele笑了,在他的胳膊上打了一下。

Eric咯咯笑了起来,上下扫视了一下Dele,“一点肥肉也没有,难怪你会冷呢。”

Dele狗狗眼看了他:“你这样一讲我觉得我有危险啊!”说着把自己裹进Eric的围巾里。他的围巾好好闻,既温暖又舒服。

“好像任何人都可以让你觉得有危险啊Dele,”Eric笑着揉了揉他的背。

Dele哼了一声,“你不知道你的话有多损人。”他想板着脸,但很可惜失败了,还是忍不住爆发出笑声。

Eric也笑了起来,Dele意识到他有多喜欢他的笑声。他想让Eric一直一直笑,只是为了多听听他的笑声。

这天晚上,Dele自从搬到北方以来第一次没有看他的手机有没有收到来自Julian的消息。

 

***

 

傍晚,Dele又踢了一场糟糕的比赛。没人会感到惊讶,他不记得上一次他踢一场好球是什么时候了。 Patrick脸上的怜悯之情让他感到惭愧。

他一直讨厌这种同情。人们认为他们理解你,但他们实际上是看不起你。

他躺在沙发上,划着屏幕翻他的推特话题。自从他有点名气以来,他一直在这样做。Dele知道这是一种自虐,但是他无法阻止自己去看那些东西,特别是在他表现不好的时候。

当门铃响起时,他正读一条特别气人的推特读到一半。Dele知道会是Patrick或Ben,来喊他振作起来。他翻了个白眼,准备慢慢地走到前门把他们送走。

“嗨,”Eric说,当Dele打开门时。他的脸颊一如既往的红润,头发湿漉漉的,可能因为下雨了。

“哦,”Dele才反应过来,“是你。”

Eric有些拘束地笑了笑。“你在等别人吗? 我不能再像上次那样走了!”

“没有!不,没关系,”Dele走到一边,让Eric可以进来,“我没想到会有人来。”他把Eric的外套挂起来。

“我希望我没有打扰你要做的事,”Eric在跟着Dele进入客厅时说道。

“别担心,我没有打算做什么。你想喝点什么吗?”

“唔,茶可以吗?”Eric坐在沙发上。

Dele点头,去厨房泡一杯茶。 在这样做的时候,他想知道是不是Ben让Eric来看看他的。他觉得这事也许和他的队长有点关系。Dele希望情况并非如此,他希望Eric来看他是因为Eric自己想看他。

“谢谢。”Dele从厨房回来,Eric喝了一口茶,笑了起来。 “我刚和朋友看了比赛,觉得我应该在回家的路上来一下。”

比赛。Eric看了。Eric就那么看着Dele尴尬地踢了73分钟。他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虽然他讨厌别人可怜他,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太让人难过了。

Dele不回答。

“想谈谈吗?”Eric问他,他的声音温和,并不带着那种怜悯。

Dele摇了摇头,“不是很想。”说实话他宁愿把这个忘了。 做个平庸的球员——或者还要更差那种——他从来没有做好这件事情。

Eric咬着自己的嘴唇,斟酌着语言,“我明白这一点。 但是很多时候谈一谈会有点帮助的。”

“没有什么好说的,不是吗? 我踢得那么烂,”Dele耸耸肩。 他连他唯一擅长的事情都做不好了。

“不是这样的,”Eric有些激动地说道。

“我不指望你明白。”

“我也踢过球,你知道吗? 其实现在还踢,”Eric说,看着地板,“只是我水平不行……实际上这就是我会认识Ben的原因。

Dele有一种想要拥抱Eric的冲动。 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 “我还不够好。 我做什么都不会成功。”

Eric看着他,他的目光流连在Dele的脸上。“你——”他犹豫地说道,“你那么厉害,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刻薄?”

Dele感觉自己脸上一热,他看向了别处。

 “我离厉害差得远呢。”他试图把这几个月来的感受组织成语言。 “我唯一擅长的就是踢球,而现在我甚至都踢不好。 我放弃了一切.……却什么都没得到。”

Julian的样子从他的脑海里飞闪而过。他现在没有那么想他了,但那种痛苦还在。 虽然这不是真的痛苦,更像是做出注定会后悔的决定时的恐惧。

“嗨,”Eric回答说,“你擅长踢球,大家都看在眼里。我认为问题出在这,”他指着他的脑袋,“而不是出在你的脚上。”

“呃?”

Eric叹了口气,“我感觉到你在担心会发生什么。”他看着Dele。 “我妈妈经常说‘如果总是担惊受怕,你永远无法享受生活’。我想你必须放手,不要想太多了。”

他说的是对的,Dele知道,但他从来没有被吓到过。 “怎么?”

Eric咯咯的笑了起来,“就拿我来说吧……在出柜之前,我感到非常害怕,但后来我发现其实没有什么不一样的。 当然,有些人是很混蛋,但那些人对我来说并不重要。 我才意识到,之前的紧张都没必要。 过了一段时间,你就能完全不在乎那些了……”

“这不是很容易的事,不是吗?”Dele问道,并不是因为他不相信Eric,而是因为他非常他妈的确定自己已经努力不去在意那些事了。

“当然了,但你又有什么损失呢?”

Dele咬着嘴唇,“没事。 这是我最后的机会。”

“那么,你最好抓住它,”Eric微笑着回答。 “我知道你会让他们看看你的本事。”

他看着Eric,不禁被他的乐观所感染。 “我会尽力。”

“你当然会了,而且你会成功的。”

 

***

 

在接下来的比赛中,Dele打进一球。 这就像有人摁下了开关,他感觉非常自在。 场上的每一秒都让他感觉更好,更强,他终于做到了。

其他人来和他一起庆祝,Patrick兴奋地拥抱着他,大声嚷嚷着,但是Dele只能想到Eric。他很肯定是Eric的建议让他进的这个球。他希望Eric就在看台上,他希望他看到自己的表现。

 

***

 

“你不能看他了,Eric,”Patrick解释说,“他现在是我们的大明星了。”

Eric白了他一眼,但是笑了,“是的,是的。”

“我们的意思是,”Ben一本正经说道,“你敢碰他一下,我们就杀了你。”

Dele有点脸红,希望他们不会在昏暗的灯光下察觉到。他已经好久没有被表扬过球场表现了。这感觉很好。“你有病啊,”他笑着回答,然后从Ben,身边钻过去,坐到Eric旁边。

Patrick回击了一句什么,但是Dele没听进去,他正在忙着对Eric笑。

Ben坐到Dele旁边——一如既往——而Dele则向Eric挪了挪来腾出空间。

“你上场比赛踢得很好,”Eric欣慰地说,向Dele靠近了一些。

“不是好,Eric,”Patrick用指责Eric是地球上最笨的人的夸张语气解释道,“是超级棒!”。

“一场超级棒的比赛,”Eric白了那边一眼,纠正了自己的措辞。他冲Dele咧嘴笑着,眼睛亮闪闪的。 “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突然踢得那么好的。”

Dele害羞地笑了,感觉有点不自在。他想私下里感谢Eric,没有其他人在场,现在他只好小声说一句“谢谢”。

“不客气,”Eric眨了眨眼。这个眨眼的动作让Dele的心扑通扑通跳起来,他的指尖发痒。

幸好服务员在其他人打断他们之前到来了,Dele感激了一下。他觉得他和Eric讲的东西不应该被其他人听到。

他们整晚聊天庆祝,Dele也喝了一杯啤酒。 当他们决定散场回家的时候是十一点,血管里的肾上腺素让Dele没觉得累。

当Eric和他走向衣柜去拿衣服的时候,Dele看着Eric。“你看起来很累,”他说,咬了下嘴唇,“你还好吗?”

Eric叹了口气,“呃,太晚了,Del。”

“不是说这个,你知道的。”

Eric沉默了一会儿,穿上外套,然后他看着Dele,耸了耸肩。 “我有点压力大。”

Dele环顾四周。其他人已经在外面等着,他把手放到Eric的肩膀上,看着他的眼睛。 “我不喜欢听到这个。”

Eric脸红了脸,“没关系,别担心。”

“想谈谈吗?

“我还行,”Eric回答说,“不想用我的破事毁掉你的一天。”

Dele皱眉道,“嘿,你永远不会毁了我的一天。 Eric,你帮了我那么多。这不是单向的事情,我也想帮帮你。“

Eric有点尴尬地笑起来,“我们……我们走吧,其他人等着我们呢。”

“是的,”Dele点点头,“跟我回家,我们可以说话,好吗?”

Eric叹了口气,“好吧。”

“所以,”Dele过了一会儿说,“是什么让你压力很大?”他们坐在沙发上,Dele坐在这头,Eric拿着一杯茶坐在那头。

Eric看着他的杯子,牙齿磨着他的嘴唇。“学校里的事......”

Dele同情地笑道:“多告诉我点嘛,Eric。”

他叹了口气:“我不知道,我只是觉得一切都太过了。 我一直想研究心理学,但现在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接下去想干什么。 但是我已经做了这么长时间了,要放弃也太傻了,尤其是我还没有退路。如果我做出了什么成果还行,但如果没做出来呢,所有这一切都不都白干了吗。 我从来没有觉得这样傻,”他一口气说了一大堆,不得不深吸一口气,“所以……”

“有时候有这种感觉是正常的,”Dele靠近Eric,直到坐到他旁边,“如果这样不好,你会有办法解决的,会好起来的。 我知道,发现自己的梦想可能不再是你的梦想挺难受的,但有时候确实会发生这种情况。“

Eric默不作声,摆弄着手里的杯子。

“也许你只是暂时不喜欢它了,等下学期开始,你又会喜欢上它了呢。如果你没有,那么可能还会有别的东西等着你,你会爱上它,那也超棒的。Eric......“他等着,直到Eric看着他,”你不傻,“Dele把杯子放在桌子上,”你是我认识的最好看,最聪明,最有意思的人了。

Eric红了脸,“我不是...”

“是的,”Dele非常激动地回答,“你那么好啊。”他倾身向前,轻轻抚摸着Eric的脸颊。 他只想让Eric知道他是多么可爱得要命,又好看,又聪明,他是那么好啊。

当Dele吻上Eric的时候,他的心脏在胸腔里猛撞。 一开始Eric还没有回应他,但是过了一会Eric回吻了他,手移到了Dele的背上抱住了他。 Eric的嘴唇那么柔软,嘴里那么火热,尝起来有薄荷茶的味道。 Dele希望这个吻永远都不要结束。


评论
热度(11)
 

© 意大利科学家 | Powered by LOFTER